【第六十七回六十八回】王熙凤设毒计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84期 2018-11-16 创建 播放:6302

介绍: 红楼二尤的故事实际上是写两个女子自我救赎的故事,救赎当然是一个现代的语汇,意思就是说自己把自己拯救出来。因为她们的境遇一直不好,她们亲生的父亲去世以后,母亲就带着她们两个嫁到了尤氏她们家,就是嫁给了尤氏的父亲。过去的社会,一个女子丈夫死了,带着儿女改嫁,那么所带过去的这种儿女就有很难听的说法叫做拖油瓶,尤二姐...

介绍: 红楼二尤的故事实际上是写两个女子自我救赎的故事,救赎当然是一个现代的语汇,意思就是说自己把自己拯救出来。因为她们的境遇一直不好,她们亲生的父亲去世以后,母亲就带着她们两个嫁到了尤氏她们家,就是嫁给了尤氏的父亲。过去的社会,一个女子丈夫死了,带着儿女改嫁,那么所带过去的这种儿女就有很难听的说法叫做拖油瓶,尤二姐、尤三姐就等于是拖油瓶。

从书里的交代可以推敲出来,后来这个尤氏她父亲的家境也不是很好,而且他这个父亲可能已经不在了。这样续娶的这个妇女,就是被称作尤老娘的人带着两个拖油瓶就生活很艰辛,就经常要投靠宁国府贾珍这边。那么贾珍乘虚而入,因此尤二姐、尤三姐实际上就是被侮辱被损害的两个妇女。

那么尤三姐率先产生一个想法,就是我要自己救自己,怎么救?第一就是对待贾珍、贾琏的调戏采取激烈反抗的办法。你不是男人好像要来嫖我吗?我倒把你们玩弄了,但是这种反抗说到底是很无奈的,并不能够使自己真正成为一个正常的人,所以后来她就决定嫁自己看中的一个男子,就是她家曾经也有过宴请活动,在那个宴请活动当中也人唱戏,有一个唱戏的男子就是柳湘莲。那么尤三姐在底下看戏就爱上了这个唱戏的男子柳湘莲,她就决定嫁给这个男子,改掉以前所有这些毛病,一心一意地和这个男子过一种崭新的生活,她想这样拯救自己。

结果怎么样呢?前面已经讲了,当贾琏把尤三姐介绍给柳湘莲的时候,他并没有说清楚这个尤三姐是怎么一个具体情况,只说是她的二房妻子的妹妹。结果到了京城以后,柳湘莲跟宝玉打听,原来这是东府里面的人,而宁国就是东府,在整个社会上名声很不好。柳湘莲就拒绝娶尤三姐为妻,要索回定情物鸳鸯剑,尤三姐就用鸳鸯剑的雌剑抹脖子自杀了。这样也算是完成了她的自我拯救,留下了一个刚烈的女子的形象,使得柳湘莲后来都很感动。

那么尤二姐怎么办呢?尤二姐她原来和贾珍根本就不干不净的,不光是有一般的沾染,他们俩有过不雅洁行为,那么嫁给贾琏以后,她也是决定痛改前非。前面写到贾蓉,她的姐姐的儿子,当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从辈分来说是她姐夫和姐姐的儿子,但是她就居然和这个贾蓉打情骂俏,拿着熨头要打什么的,贾蓉就滚她怀里面去求饶,她就跟贾蓉之间有过一些很不雅的互动。她是这么一个状态,但是贾琏偷娶她以后,她就决定重新做人,这样来拯救自己。那么往下写第六十七回、六十八回、六十九回,就是写尤三姐死了以后,尤二姐她的人生的最后一段途程。

第六十七回的回目是“馈土物颦卿思故里,讯家童凤姐蓄阴谋。”这一回,许多的红学家,许多的研究者,包括一部分细心的读者都发现文笔和曹雪芹的其他回的文笔相差很远,很多段落是敷衍成篇,没有什么闪光之处。

开头他写薛蟠,他不是到南方去办货,路上虽然遇到了强盗打劫,但是有柳湘莲援救,结果这个货物都保住了。回到京城以后,他就把带来的这些货物其中一部分是作为礼品采买的,就分门别类赠送给贾府的各种人。那么林黛玉也得到了一份,他就写林黛玉见到了来自江南故乡的一些土特产,就见物动情,就思故里,它有这个内容,但是写得不精彩。

就说明第六十七回应该呢,回目是原来曹雪芹就拟好的,可能也曾经写出来过,可是这个稿子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能够完整地保存住,所以后来就由跟他很亲近的人来补了这回的文字。那么任何人你去补续曹雪芹的书,都很难达到曹雪芹他自己那样的一个高水平,所以这回书可以存在,因为没有它的话,前后的故事情节就不能连贯。但是你今后读也要注意,它应该不是曹雪芹的原笔,当然也不是差不多三十年后由程伟元、高鹗他们补的,而是应该是曹雪芹去世不久,由他很亲近的亲戚朋友当中的某一位来补的,有可能是脂砚斋补的。

那么这一回的下半回就写贾琏在花枝巷包二奶,包养尤二姐这个事情终于还是败露了,他不可能长期地隐瞒的那么严实。所以后来王熙凤就通过讯问两个仆人,一个是她自己亲信的一个男仆旺儿,前面多次出现旺儿、旺儿媳妇这样的字样,这两个人是王熙凤所信任和依靠的仆人、仆妇。他们日常当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每个月王熙凤从总账房领出了应该分发给从老太太到底下的这些丫头婆子的月银,加起来是一笔很壮观的数字,她都先扣下来,不马上去发放,而是拿去放短期的高利贷,等到连本带利都回收了,那么她再往下发放,所获得的利钱就为她自己所有。这件事情靠谁操办呢?就是靠旺儿和旺儿媳妇。那么贾琏偷娶尤二姐的事,她得到信息以后,首先就讯问了旺儿,当然旺儿就告诉她了,这个消息还是从兴儿那泄露出来的。

兴儿是贾琏、王熙凤他们这房的另外一个男仆,但是兴儿主要是为贾琏办事的,是贾琏的亲信。前面也讲到了,贾琏在花枝巷偷娶尤二姐,那么参与其事的就有兴儿,而平时兴儿也在那伺候贾琏和尤二姐。王熙凤当然后来又把兴儿找来了,经过一番严厉的讯问,兴儿就把来龙去脉坦白出来了。

那么王熙凤面对这种情况,她怎么办?历来读《红楼梦》二尤故事的读者对王熙凤以下的种种表现都有争议,有的觉得她太狠毒,有的又觉得她还是维护自己的正妻的地位,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她的种种言行又似乎都可以理解。听友们你们去读这段故事的时候,可以有自己的看法。那么下面我就把底下的故事情节讲给你听。

这个王熙凤她面对着这么一个情况,她怎么来化解这个问题?难度很大的。于是她就采取了以下的办法。第一步她就趁着贾琏又去为父亲贾赦外出办事,这次去的时间就更久了。这回去的时间来回差不多要两个月的样子。贾赦违反皇帝的禁令,作为都城的一个贵族,交结外官,让贾琏做一些机密的事,肯定是贪赃枉法,究竟他勾结外官,获得了多大的利益,怎么回事?书里没有明文交代,但是留下了一个想象空间。你可想而知,他勾结这个外官一定是做了某种很严重的犯罪的事,而他从中肯定获得了很大的利益。那么趁着贾琏的外出,而且有很大一段时间还不回来,王熙凤就很从容地来对付这个尤二姐。

第一步她就忽然命令把他们院子的东厢三间屋子重新装修,里面装修的效果以及摆设用具等等,都跟它正房没什么差异,就说她要迎尤二姐进府。那么有一天她就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包括所戴的头饰都是银子的,都是素色的。那么就到了花枝巷,她突然到来,尤二姐开头很慌,可是王熙凤装得非常谦卑,就说,我是来把你迎进荣国府的。那么当然平儿还有一些仆妇都跟着她,尤二姐一见平儿就知道身份不凡,她早知道平儿这个人,没见过。现在一见觉得果然是这么一个人,就连忙上来叫妹妹,就是要跟她平起平坐。王熙凤就说,这是咱们的丫头。王熙凤就做出一个尤二姐能够跟她平起平坐的姿态,而且后来甚至于放下身段,卑卑怯怯地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我希望你能够给我留一个位置。原话不是这样,大意如此。今后一块伺候贾琏,你多给我美言几句。

尤二姐她自我救赎,她给自己立下了规矩就是说,第一痛改前非,一心一意的跟贾琏过日子,不再和其他男子发生任何暧昧关系。第二就是低调生存,尽量地顺从随和,她就被王熙凤的表面作态给迷糊住了,都说这个人那么厉害,但在我眼前很谦虚,很友好,很和善。这样王熙凤就把尤二姐骗到了荣国府,那么这样故事情节就进入到了第六十八回。

第六十八回回目就是“苦尤娘赚入大观园,酸凤姐大闹宁国府。”王熙凤真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关键时刻也能暂时忍住恶气,装作谦卑柔顺,她就把尤二姐用计策骗入了荣国府。到荣国府以后,她也没有马上安排尤二姐住到她布置的那三间厢房去。先把她带入了大观园,寄放在李纨那。她有她的道理,就是说你还得见过了老太太什么的,明确你的身份以后,才好住到我们的院子去。现在你先在大观园暂住几天,而且派了一个丫头算是来伺候尤二姐。这个丫头叫什么名字呀?一个很反讽的名字叫做善姐,善姐不善,是一个很恶毒的丫头。那么寄住在李纨那,李纨也不好太干预这个事,反正稻香村有的是房子,就让尤二姐先住着。

尤二姐住了以后就等着去见天日,去拜老太太,拜她的婆婆邢夫人,还有王夫人。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发现这个善姐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好,她一个妇人她要化妆的,那么缺脂粉,缺这个那个的,她让善姐就提供,善姐就不提供,后来甚至连那个饭菜都懒得及时给她送到,送到以后往往是凉的,甚至是馊的。在这个过程当中,王熙凤还又来探望她,跟她说,大意是,丫头们有什么对你不好的,你告诉我,我来管她们,我打她们。就把这个尤二姐哄得糊涂了,就觉得这个丫头不好可能也是难免的。但是王熙凤对我很好的,她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好意思去告发丫头呢?就忍下了。

那么这种情况下,整个荣国府,整个大观园的人就都知道了这件事情,都有些诧异,说凤姐这个人一贯是眼里容不得沙子,这次怎么这么贤惠啊?真贤惠,而且就觉得她和尤二姐好像相处得还挺不错的,那么王熙凤在这个期间不停脚地在策划和实施对尤二姐的迫害。当然后来她就搞清楚了,这个尤二姐她在早年是定过婚的,在她的母亲还没有嫁给尤氏的父亲做填房,那个时候因为家里的家境不好,就把她许给了一个叫做张华的小伙子,这个张华是农村人,当时家境已经破落了,是一个混混。那么这件事情后来贾琏也知道,就在偷娶他之前做了一个处理,就让人给张华他们家送去了银子,让他写了一张退婚的文书,就等于是解除了这个婚约。

王熙凤把这个情况打听好以后,就再采取一个步骤,她就让旺儿去找这个张华,怂恿张华打官司告贾府。这个旺儿找到张华以后,张华哪敢告啊?自己是一个破落户,而且明明也已经领了人家的银子,退了婚的。那么王熙凤就让旺儿说狠话来怂恿这个张华,你就告去,我们这个家,就算是告我们谋反也没事。当时贾家在社会上还是很有权势的,王熙凤她也不知道没过多久这个大厦就要哗啦啦倾倒,当时还没有这个预感,觉得自己腰板很硬。就是你要告,当然那个是有理由告的。因为贾琏当时违反了一个最严重的伦理的规范和法律的规范,当时朝廷正在为老太妃做丧事,这是一层孝,就是要穿孝服,是国孝。那么贾珍他的父亲贾敬又死了,因此贾家正在办丧事,贾琏作为他的亲侄儿,应该也穿孝,这是家孝。那么国孝、家孝当中居然去娶亲,既违反伦理的规范,又违反了法律的规定。所以这样告的话,应该是一告一个准,就是犯罪。

那么旺儿就唆使张华,你不但要告贾琏是国孝、家孝当中去娶妻,而且你还要告贾蓉,是这个人唆使的,酿成了这样的事态。所以就告了这个贾蓉,那么消息传到宁国府,贾珍还是一个比较有担当的一个男子汉,他说我早料到这一招,只不过没想到王熙凤胆子还真是这么大,就拿银子去打点官府来平息这个事。就是王熙凤首先让宁国府不得安生,你们不是把你们那边尤氏的亲妹子让我的丈夫包养了吗?这事过去就算了?没那么容易,我让你们惹官司。那么贾珍、贾蓉心里都明白,这个张华打官司的背后就是王熙凤,她在后头是总指挥。

那么第六十八回的下半回就写王熙凤干脆亲自到了宁国府,大闹宁国府。当时贾珍一看形势不对头,撂下一句话,赶紧宰羊,准备宴席,招待王熙凤,自己就溜了。剩下尤氏和贾蓉来应付王熙凤。王熙凤撒泼,大骂,而且干脆就滚到尤氏身上一顿搓揉。那么她冲到上房见了尤氏照脸一口吐沫啐道:“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然后又骂说,你就愿意给,也要三媒六证,大家说明,成个体统。你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窍,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就把个人送来了。然后明明是她怂恿张华打官司来朽宁国府,她反倒说,如今被人家告我们,我又是个没脚蟹,连官场中都知道我利害吃醋,如今指名提我,要休我。

然后就一边骂了尤氏,又一边骂贾蓉,她骂贾蓉当中有的话特别值得注意,她说,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成日家调三窝四,干出这些没脸面没王法败家破业的营生。底下这句话听清,“你死了的娘,阴灵也不容”。那么这句话就透露出来贾蓉不是尤氏生的一个儿子,贾蓉的娘早就死掉了,成为阴灵了。王熙凤这时候骂贾蓉就骂出这么句话来,也就使得读者对尤氏的身份就有了更明晰的了解,就是尤氏是贾珍续娶的妻子。贾珍的前妻生下了贾蓉,早就成为一个阴灵了。她就扬手要打这个贾蓉,贾蓉就自己磕头,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当着府里很多的丫头婆子仆人,这三个主子的作态就非常之不堪,真是丢尽了表面上好像斯理之家的,贵族家庭的这种脸。

那么到后来呢?尤氏跟贾蓉就一再地赔礼道歉,一再地表示愿意收拾残局,最后就拿出了大把的银子来平这个事。后来怎么样了?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