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回】湘云醉卧香菱换裙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77期 2018-11-07 创建 播放:6160

介绍: 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六十回、六十一回就写府里面下层人物之间的一些故事,得了一点东西,他们互相馈赠,从中体会一点人生的小乐趣。就是没想到柳五儿就陷入了麻烦,但经过平儿的一番处理,平儿她处理的原则是什么呀?六十一回的回目叫做投鼠忌器,就是因为虽然最后发现偷走正房东西的不是柳五儿,真正收...

介绍: 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六十回、六十一回就写府里面下层人物之间的一些故事,得了一点东西,他们互相馈赠,从中体会一点人生的小乐趣。就是没想到柳五儿就陷入了麻烦,但经过平儿的一番处理,平儿她处理的原则是什么呀?六十一回的回目叫做投鼠忌器,就是因为虽然最后发现偷走正房东西的不是柳五儿,真正收到赃物的,保存赃物的是赵姨娘和贾环。那如果真把赵姨娘和贾环说出来的话,贾探春就脸上无光,所以就用了一个叫投鼠忌器的成语。看见一个老鼠在跑,你扔一个东西砸,可是老鼠边上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器物,结果就算你把老鼠砸着了,那个美丽的器物也连带粉碎了,可惜。所以最后就由宝玉他来顶缸,他明明没做这个事,说成是他拿出来的。宝玉拿出来当然到哪说去就都说得通了,他是这个府里的首席大公子,今后整个荣国府家业想必都由他来继承,他爱拿什么就拿什么,所以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那个秦显家的,也就是说林之孝家的委派的那个妇人就白高兴了半天,他写的很有趣,他把六十一回的一些故事的余波写在六十二回的开头。这个秦显家一上午做了三件大事,第一就是查账,查柳家的亏空,最后得出结论就是大有亏空,前任有亏空,今后报上去以后,觉得自己会立功。第二就是给总账房的,府里面总管事的送礼,包括给林之孝家的送礼。第三件事就是招待厨房里面的工作人员,跟她们聚餐,就是以后拜托了,今后咱们就是一块来把这个厨房弄好等等。结果没想到,中午就传话让她走人,还由柳嫂来管这个厨房,那么这个秦显家就灰溜溜地走了,结果谁亏空了?她亏空了。你想想她做这三件事,她不白填了好多银子钱了吗?那么迎春是最希望由秦显家的来管厨房的,因为秦显家的管厨房,今后她要什么有什么,好吃好喝,没想到都把事情经营到了这个地步了,到头来还是不行,就气得个倒仰。

这一回主要是写老太太、太太她们都离府去参与宫廷老太妃的丧事去了,所以府里面的这些公子小姐就无拘无束的在府里面玩乐,有一个很大的由头就是过生日。书里面写很多人的生日,他都点出来是几月几号,唯独他写宝玉生日,他就始终不说是几月几号,但是他始终不明说,读者难道就老不明白吗?心里也是明白的。前面就已经写过,四月二十六号大观园的女儿们干吗呢?饯花神,而且在那段情节里面有一个小细节,前面没讲,现在稍微补充。就是贾探春把宝玉叫过去说点私房话,贾探春就是给宝玉做了一双鞋,生日送鞋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特别是满族一个很重要的习俗,他也是有谐音“和谐”。所以像探春给宝玉做鞋,这个小细节也说明宝玉生日就是四月二十六号。

还记得前面讲到清虚观打醮吗?张道士还有一个说法,说是上个月四月二十六号,我在我的观里面做遮天大王的圣诞,做了这样的法会。实际上张道士是荣国公的替身,遮天大王圣诞就隐喻的是贾宝玉的生日,就等于在观里面为他有一个生日祈福的活动。那么现在那个春天过去了,现在又到了一个春天了,又到了四月二十六号了,书里面就没明说四月二十六号,可是细心读者一读就明白,又到了宝玉的生日了。

结果就发现大观园里面好几个人都是这天过生日,首先薛宝琴也是这天生的,然后发现邢岫烟她也是这天生的,结果再发现平儿也是这天过生日,所以等于就大家聚起来为这四个人庆生。就在大观园里面一个叫芍药圃的地方,那边有一个很美丽的园林建筑,叫做红香圃。就在红香圃里面大开宴席,他们没有家长在身边就玩得非常开心,有一个辈分高的就是薛姨妈,薛姨妈自己知趣,就说跟你们在一块,我也受拘束,你们也受拘束,就自己到厅上去歪着去了。他们就另外派一些丫头婆子去伺候她,给她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送过去,这薛姨妈都不在跟前,当然他们就非常愉快地划拳,说酒令,喝酒。

在这回里面就出现了三个美丽的场面,第一个场面是可以和宝钗扑蝶、黛玉葬花并列的一个美丽场面,就是湘云醉卧。

史湘云很豪爽,期间不断地喝酒,她也老被罚。这样她的酒就喝得有点过量了,就喝醉了。喝醉以后,开头大家都不太在意,可是过了一会儿以后就发觉她哪去了呀?开头以为她去方便一下,结果发现左也不来右也不来,怎么回事啊?于是有一个小丫头来给她们报告,说快去看去吧,云姑娘在那边石头上睡着了。大家就过去看,就出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画面。

那么什么景象呀?直见那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你先闭眼想一想多美丽的一个画面呀,那么大家围着她看的时候,她还口中喃喃自语,还在说酒令。后来把她推醒,她才慢启秋波,才慢慢睁开她的眼睛。那么她也自己知道是喝醉了,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了,那么他们就把她又请回到红香圃,给她喝酽茶,贾探春还把一块醒酒石拿来给她含在嘴里。

那么湘云醉卧就充分体现出史湘云这样一个活泼生命她的娇憨可爱,是书中最美丽的画面之一。那么接着又出现了一个很不错的画面,是一个比较小的画面,就是宝玉在红香圃喝酒,喝得差不多了,想回怡红院看看。就走回了怡红院,结果发现芳官正在怡红院里生闷气呢,怎么回事啊?因为芳官地位低,她不像袭人、平儿其他那些大丫头那么有头有脸,因为在红香圃的生日宴就没她份。她当然愿意去,自己去了,人家也不会轰她,可是自尊心在这,人没请她去,不好意思去。不好意思去呢,她又想去享受那个热闹的场面,就很郁闷,就闷闷地在怡红院里待着。那么宝玉见她以后,就劝她说,虽然你没在红香圃吃酒,但是晚上咱们还可以在咱们怡红院里面再开宴席再吃酒,这是大意,就是咱们好好喝一喝。芳官就告诉他说,我告诉柳嫂子了,先给我做一碗汤,盛半碗米饭给送出过来,我先垫补一下。

前面跟你交代过很多次了,芳官跟柳嫂子好,跟柳五儿好。现在厨房的大权既然还在柳嫂子手里,柳嫂子当然会尽心尽意地来伺候她。结果后来芳官那个饭就送过来了,当时春燕在旁边就帮着揭开盒子,因为当时送饭都是用大捧盒,因为从厨房送到各个院落毕竟也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就有保温的大捧盒捧着送出来。那么给芳官送的这个捧盒,把盖子揭开是什么呢?里面一碗虾丸鸡皮汤。

你的想象力怎么样呢?想想是什么样的汤啊?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就是一种糙米酒蒸出来的鸭子,然后一碗胭脂鹅脯,鹅的胸脯的肉,做的跟抹个胭脂一样,红红的。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这个捧盒里面这些菜肴的搭配怎么样?色香味俱全。

他写得很贴切,因为芳官前面就跟宝玉说,为什么没到红香圃去啊?因为几个人都过寿,互相祝寿,就要吃面条,吃寿面。但是他们这些小戏子从哪买来的呢?姑苏,南方,从小她们不吃面,吃米,所以现在柳嫂子也懂,包括酒酿清蒸鸭子,这也是一种江南的菜肴。宝玉一看,真不错,就跟着芳官一块吃,写得很有趣。这是一个小场面,也很温馨。

然后又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场面,就是香菱换裙。大家在红香圃吃寿面,划拳,说酒令,喝酒,嘻嘻哈哈,然后散了以后,各自活动。那么香菱她就和一群丫头们一块斗草,什么叫斗草啊?底下我一引用原文,你就明白了,是过去贵族家庭的青春女性经常做的一种游戏。那么当时有谁在一起斗草呢?小螺,小螺就是薛宝琴的丫头,还记得薛宝琴穿着凫靥裘站在雪坡上的情景吗?后面站着一个丫头抱着一个梅瓶,那个丫头就是小螺,然后还有就是一些小戏子。这个时候芳官她已经吃完柳嫂给她做的饭,也出来玩。

结果芳官、蕊官、藕官、豆官她们就坐在大观园的草坪上来斗草,这个说我有观音柳,那个说我有罗汉松,那个又说,我有君子竹,这个又说我还有美人蕉,这个又说我有星星翠,那个又说我有月月红,这个又说我有牡丹亭畔的牡丹叶,那个又说我有琵琶记里面的枇杷果,然后豆官就说,我有姊妹花。就说一个人拿出一个东西,说出它的名称以后,你得拿出一个相应的,跟它对得上的东西,才算是过关。否则卡在这,你就算败了,就输了。

那么豆官就拿出一个叫做姊妹花的这样一个花草,大家都对不上了。香菱说,我能对上。香菱就说,我有夫妻蕙。豆官争强好胜不愿意输,就说从来没听见过有这个夫妻蕙。香菱就解释说,一箭一花为兰,一箭数花为蕙。凡蕙有两枝,上下结花者为兄弟蕙,有并头结花者为夫妻蕙,我这枝是并头的,怎么不是啊?这豆官还是不愿意认输,因为豆官如果不能说服她的话,就等于香菱最后取得总决赛的胜利,她就输了。所以豆官就说了这样的话,依你说,若是这两枝一大一小,就是父子蕙了。若两枝背面开的,就是仇人蕙了。你汉子去了大半年,你想夫妻了?便扯上蕙也有夫妻,好不害羞!

豆官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头,确实是薛蟠,前面讲了,因为被柳湘莲暴打以后没脸见人,就带着自己的老伙计到南方办货去了。那么香菱是他的侍妾,所以豆官就把这样一个情况揭出来了,那当然大家就哄笑,香菱就觉得特别难为情。俩人就纠缠在一起,就滚在草地上了,那么其他人就看热闹,拍手笑说,了不得了,为什么呀?那是一汪子水,可惜污了你的新裙子了。豆官回头一看,果然旁边雨后存了一洼子水,香菱的半扇裙子都给污湿了,就夺手跑了。那么其他人也都一哄而散,这样香菱她起身一瞧,裙子上还滴滴点点流下绿水,正恨骂不绝,宝玉过来了,宝玉看见这些小姑娘斗草,他也寻了些花草来凑戏。

宝玉凡是青春女性们的这种快乐的玩耍游戏,他是都愿意参与的。所以他也要斗草,他过来了。过来一看其他人都一哄而散了,怎么香菱一个人站在那呢?就跟她说,你怎么回事啊?那么香菱就说是,我有一枝夫妻蕙,她们不知道,反说我胡诌,所以闹起来了,把我新裙子弄脏了。贾宝玉还傻乎乎地笑说,你有夫妻蕙,我现在倒有一枝并蒂莲,这不就对上来了吗?香菱就说无心斗草,什么夫妻不夫妻,并蒂不并蒂,你瞧这裙子。宝玉一看,哎呦,拖在泥水里了,完全弄脏了。宝玉就知道这裙子是薛宝琴送给香菱的,是很珍贵的一条石榴裙,石榴花颜色的一个高级材料做的裙子。宝玉当时就护花,就帮她解决问题,就想起来说,袭人恰巧有一条跟这一模一样的,就说你站着别动,我去让袭人把她的裙子拿来,你换上,这样这事就遮掩过去了。因为万一要是你这个脏裙子出回去,即便薛宝琴不说什么,薛姨妈知道的,也会数落你一大顿。

宝玉果然就到怡红院找了袭人,袭人是一个很热心帮助人的人,而且跟香菱的关系很好,就取出了这个裙子拿过来,香菱就让宝玉转过身去,就把自己的脏裙子褪下来,然后穿上了袭人给她的一模一样的上好的石榴裙。

香菱换裙,也是书里面非常生动的一个画面。而且宝玉为什么要这么样去帮她换裙呀?也写了宝玉的心理活动,宝玉就想,可惜这么一个人,没父母,连自己本姓都忘了,别人拐出来,偏又卖于了这个霸王,就非常同情她,所以宝玉给她换裙绝对不是对她有什么邪念,而是和帮助平儿理妆一样,是一种呵护青春女性的情感和行为。

那么那天晚上果然就在怡红院继续过生日,就出现了书里面非常宝贵的一场戏,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