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宝玉对杏树感叹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73期 2018-11-01 创建 播放:6903

介绍: 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早在第五十五回一开头就有一个交代,就说宫里面有一位太妃欠安,所以根据当时皇家的有关规则,那么所有其他的妃嫔就都要减膳谢妆,所以贾元春就不能省亲了,而且还要把宴请,包括观戏这些活动都免掉。所以在这一年的元宵,虽然荣国府还是很热闹,可是后来的灯谜雅集也就都取消了。...

介绍: 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早在第五十五回一开头就有一个交代,就说宫里面有一位太妃欠安,所以根据当时皇家的有关规则,那么所有其他的妃嫔就都要减膳谢妆,所以贾元春就不能省亲了,而且还要把宴请,包括观戏这些活动都免掉。所以在这一年的元宵,虽然荣国府还是很热闹,可是后来的灯谜雅集也就都取消了。

那么到第五十八回就交代说,谁知上回所表的那位老太妃已薨,原来是病了,现在就薨了,就死掉了。那么所有这些贵族的诰命,就是给了一些头衔的夫人们都就要每日入朝随班按爵守制,就要参加这个宫廷里面相关的祭奠活动。而且这个活动很繁琐,以贾氏宗族来说的话,有四个人都属于诰命夫人,一个是贾母,她的丈夫国公爷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她作为国公爷的夫人,她是地位比较高的一种诰命夫人。那么邢夫人她丈夫是一等将军,她也算一个诰命夫人。那么王夫人她的头衔可能要低一些,因为她的丈夫贾政并没有贵族头衔。还有就是尤氏,她是贾珍的夫人,贾珍是有贵族头衔的,三等将军,所以尤氏算一个诰命夫人。然后就是贾蓉后娶的妻子叫许氏,她跟王夫人一样,可能还算不上诰命夫人,但是贾蓉也是曾经捐过龙禁尉这个官职的,跟王夫人一样,也属于朝廷官员的夫人,所以她们就都要参与朝廷的这位老太妃的丧事活动。

而且一开头是每天进宫去参与丧事活动,再后来因为皇家就要把老太妃的灵柩移到孝慈县陵园那去,那么她们就还要到那个地方去参与这个丧事活动,这样就搞得宁荣两府所有重要的人物就都不在家了。这种情况下,他们就采取了一个变通办法,就是把尤氏往宫廷里面谎报了一下,说她要生产,就是要生孩子,这样就免去了尤氏随着前往的这样一个行为。尤氏就可以留在家里面既照看宁国府,也照看一下荣国府。别忘了王熙凤还在有病,还在养病,所以这个时候,府里面的这个情况就进一步发展为难以管束了。

那么有的听友可能会问,说我看书看得很细,前面第五十五回说宫里面是一个太妃病了,到第五十八回说是一个老太妃薨了,究竟宫里死去的这个人是太妃还是老太妃呢?其实所指的是同一个人,就是在真实生活当中康熙的一个妃子或者是一个嫔,身边的一个封了头衔的女子。如果是妃子的话,那么康熙驾崩以后,在雍正朝就要称她为太妃。那么雍正再驾崩了,到了乾隆朝,她还活着就要称她为老太妃,明白了吗?所以人们口中有时候是站在雍正朝的角度称她为太妃,有时候是站在乾隆朝的角度称她为老太妃。因此所谓太妃、老太妃前病后死说的是同一个人。

那么这个情况下,当然还是由探春为核心的三架马车加上尤氏,她们来管理府务。尤氏因为她还得管宁国府,所以实际上还主要是由探春来管理荣国府的府务。

就写到宝玉经过一番大病以后,他不是得了呆病了吗?后来就逐步恢复了,因为他发现紫鹃确实是在给他开玩笑,林家在江南没有什么亲直嫡派了,不可能有人把林黛玉接走。而贾母的态度又当着众人那么鲜明,流眼泪,所以他也就恢复常态了。但是毕竟受了刺激,得了一段呆病,所以身体还是比较虚弱。那天他就拄了一只竹子做的拐杖,走出了怡红院到大观园里面去散心。

这时候有一段描写非常重要,前面我说了,脂砚斋在她的批语里面告诉我们,宝玉和黛玉在最后书中所列的情榜上都有考语的,什么叫考语?是对他们的品格,对他们的品格都有一个集中的概括。那么林黛玉是“情情”,宝玉是“情不情”,第一个“情”都是动词,后面是名词。什么叫宝玉“情不情”呢?就是宝玉对那些不情的,没有感情的事物,他也赋予充分的感情。

于是就有一段描写,说宝玉他拄着这个竹杖,从沁芳桥一带堤上走来,只见柳垂金线,桃吐丹霞,山石之后,一株大杏树花已全落,叶稠阴翠,上面已结了豆子大小的许多小杏。那么这个杏树本身它就属于不情,它不可能跟你有一个情感互动。可是宝玉对那个杏树却充满了感情。他对这种不情的东西,他去情,他去用全部感情拥抱。他就有这样的心理活动,说我病了几天,竟把杏花辜负了,不觉已到绿叶成荫子满枝了,他就望着杏子不舍,那么他就想起了邢岫烟已经择了夫婿,虽说是男女大事,不可不行,但未免又少了一个好女儿。不过二年,便也要“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再过几日,这杏树子落枝空,再几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了,因此不免伤心,只管对着那些小杏流泪叹息。

正悲叹呢,忽有一个雀儿飞来,落于枝上乱啼。宝玉心下又想,这雀儿必定是杏花正开时他曾来过,现在没有花了,空有子叶,故也乱啼,这声韵必是啼哭之声,可惜我不知道究竟它是在啼哭些什么。不知道明年再发的时候,这个雀儿可还记得飞到这里来与杏花一会否。

就是他看见大观园的一株山石后面的杏树,他就有这么多的感慨。这就对宝玉的人格当中的那种以情拥抱宇宙的这种情怀做了进一步的推演。这是很了不得的情怀,当代人我们现在在生活当中,有时候不免是追名逐利,为了眼下的生计忙这个忙那个。我们很难有一刻静下来,真正地平和地面对宇宙,以这样一种情怀来拥抱宇宙。而二百多年前,曹雪芹书里面的宝玉就做到了,我们即便做不到,我们读读这样的文字也应该还是有收获的。起码心里会舒服一些,就是要把我们的情感不但赋予那些对我们有情感的,能互动的人或事物,也无妨把它推演到极致,对那些不情的,无情的对象也给予一份关爱和呵护。

写宝玉看到这个杏树已经绿叶成荫子满枝了,感慨万千。底下又引入一个情节,忽然就看见山石后面有火光,有人在烧纸,那么就有一个婆子怪叫,就去阻止那个烧纸的人,宝玉一细看,是一个小姑娘在那烧纸,怎么回事呢?前面有所交代,就是因为宫里面先说是太妃,后来说是老太妃,这位女子薨世了,所以贾元春就不可能再省亲了。那么原来省亲当中唱戏的那个戏班子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所以就把梨香院的十二个女孩子就遣散了,她们有愿意回家的,贾府还给银子让她们回家,但是有的无家可回,还有的愿意继续留下来,就把她们分配到不同的房,分配给不同的人去当小丫头。

那么经过书里交代,我们就可以知道有八个小姑娘留了下来,贾母就喜欢那个文官,就把文官留在自己那使唤。那么正旦芳官就到了怡红院,算是宝玉的丫头。小旦蕊官就送给了宝钗,什么叫送于宝钗?因为薛家不是贾家的人,因为薛家跟贾家是两家,那么你蕊官给了宝钗,就跟芳官给了宝玉的性质不一样。宝玉那个是荣国府的人,芳官叫做指与他,蕊官等于是干脆送给了薛家,送给了宝钗了。那么小生藕官就指与了黛玉,大花面葵官送了湘云。你看他用字非常准确,有的是指与,有的是送与,因为史湘云她也不是贾家的人,你把葵官给她,就是送给她了,她今后回到她叔叔史家那边去,她可以带走。那么又把小花面豆官送了宝琴,还有一个叫老外,就是当时这个戏曲的行当里面,还有一种行当叫做“外”,就是艾官,有一个老外艾官就给了探春,尤氏就讨了老旦茄官去了,这个茄官今后就成了宁国府的丫头了。

所以大观园里面就凭空又添了很多这种唱戏的小姑娘,原来她们是准备给府里唱戏的,原来她们是为府里宴饮欢聚唱戏的,现在就遣散到各房做小丫头。你注意,没有提到的是谁呀?前面有一个人在地上不断地画“蔷”字的那个戏子叫龄官,龄官没有留下来。那么前面写到了一个宝官,一个玉官,这两个人也没有留下来。那么还有一个是菂官,那么留下来的名单里面也没有她,为什么呀?后来交代了,她死掉了。

那么且说宝玉就看见山石后面冲出火光,有人烧纸,有婆子就去斥责这个烧纸的女孩子,这个孩子是谁呢?就是分配到黛玉那一房的藕官。藕官在那烧纸,这个婆子就不依不饶,就说你敢在大观园里面烧纸,走,跟我走。就要把她拉到议事厅那边,让贾探春她们处罚她。那么这个情况下,宝玉就维护了这个藕官。其实他也不知道藕官为什么在那烧纸,他并不同意在大观园林里面烧纸,烧纸是给死去的人进行祭奠的一种迷信活动,宝玉是不迷信的,不赞成这种行为的。但是一看这个婆子要把这个小姑娘拉走,真拉到探春她们面前的话,那她就是一个大错误了,你敢在园林里面烧纸,那哪行啊!所以宝玉后来想出一个办法,就把竹竿用来搁开婆子和藕官,就说这是我让她烧的。我做了一个梦,我这病要全好的话,就得找一个外人,不是我们怡红院的人,一个外人来帮我烧纸,来去灾去病。大意是这样的,那个婆子一看宝玉出来挡驾,就没主意了,只好放过这个藕官。

那么宝玉就问这个藕官,等婆子走了以后,宝玉就问这个藕官,你给谁烧纸呢?藕官后来就半吞半吐地,最后跟他说,你得便问芳官就知道了。有这么一段情节,那么到了这一回的后面,就写宝玉终于得到一个机会来问芳官,因为她们都是一个戏班子的,说今天藕官烧纸,差点被老婆子拉去受罚,说你知道她为什么烧纸吗?她给谁烧纸啊?这个时候芳官就跟宝玉说了她所知道的情况,她说,这事说来可笑又可叹,你说她祭的是谁?祭的是死了的菂官。这个菂是一个草子头一个白勺“的”,是荷花谢了以后,那个莲蓬的一种简称。

宝玉一听是给一个死去的菂官来烧纸,宝玉就说,这是友谊,应当的。宝玉还是一个很纯洁的人,他的思维是清澈的,他没有多想。芳官就笑了,说哪里是友谊,她竟是疯痴的想头,说她自己是小生,菂官是小旦,常做夫妻,虽说是假的,每日你曲文排场皆是真正温存体验之事,故此二人就疯了,虽不做戏,寻常饮食起坐,两个人竟是你恩我爱。菂官一死,她哭的死去活来,至今不忘,所以每节烧纸。

那么用今天的概念来解释就是藕官和菂官是一对女同,现在年轻人都知道叫做“拉拉”,她们之间是女同性恋。那么宝玉听到这样一个实情以后,什么反应呢?宝玉听了以后,觉得合了他的呆性,,不觉又是欢喜又是悲叹,又称奇道绝说:“天既生这样人,又何用我这须眉浊物玷辱世界呢?”宝玉对藕官烧纸祭奠菂官充满了理解和包容,二百多年前,在老祖宗曹雪芹的笔下,他对同性恋的态度非常鲜明,丝毫没有歧视、鄙视、排斥,当然更谈不到斥责批判了。他认为这也是一种纯真的美好的情感,所以他听了芳官的交代以后,他就觉得符合他的呆性,他的呆性是什么啊?就是以情为最高境界。

所以周汝昌先生他对《红楼梦》这部书的评价,他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曹雪芹要创造一种“情教”是取代原来中国那些固有的宗教,就是认为宇宙天地间,人的生存期间最珍贵的莫过于纯真的,非功利的情感。那么他一听,藕官和菂官是这么回事,不但不觉得怪异,觉得恶心,心里上排斥,没有,他反倒觉得太好了,觉得这才是美丽的生命,而自己却是一个须眉浊物。

所以这一回的后半回叫做“茜纱窗真情揆痴理”,“茜纱”就是一种红颜色的高级纱,怡红院它的窗户上就糊着这种红纱,所以叫茜纱。那么在这个窗下,芳官就把藕官和菂官的一派真情的故事讲给他听。“揆”就是把一个道理讲出来理顺,那么实际上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那个环境当中是一种痴理,非正统的道理,宝玉就在茜纱窗下又有对人类感情的新的领悟,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