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回】(下)雪雁拒绝小吉祥儿借衣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72期 2018-10-31 创建 播放:7126

介绍: 在第五十七回里面还写到一些别的事情也很重要,注意了。如果说前面写了很多可以属于爱情故事,那么从五十五回以后就开始写到很多婚姻的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书里面的公子小姐年龄一天天在增长,那么他们的私下的个人感情怎么样?先搁一边不说,明面上他们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那么他们的婚配就成为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那个时代那...

介绍: 在第五十七回里面还写到一些别的事情也很重要,注意了。如果说前面写了很多可以属于爱情故事,那么从五十五回以后就开始写到很多婚姻的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书里面的公子小姐年龄一天天在增长,那么他们的私下的个人感情怎么样?先搁一边不说,明面上他们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那么他们的婚配就成为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青年男女是没有自由恋爱的可能的,要想自由恋爱要冲破很多的障碍,克服很多的困难才能先修正成果,而且未必就能修成正果。那个时候男女的婚姻叫做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来确定,前面已经陆续写到,比如说史湘云她年纪还不大,她比宝钗、黛玉都还小,稍微小一点,可是因为她是一个孤女,有两个叔叔婶婶来轮流地收养她,因此他们就早早地给她定了亲,还有写到薛宝琴家里给她定的亲是许给了京城的梅翰林家。

那么在五十七回就写到邢岫烟她是邢夫人的一个侄女,和薛蝌是薛姨妈的,薛家家族的一个青年公子,那么最后在这回里面又促成了一段薛蝌和邢岫烟的婚事,贾母也是极力的来撮合。邢岫烟和薛蝌他们在从南方到京城来的途中相遇相识,双方印象也都不错,所以由家长所撮合的这桩婚事,他们也都是接受的,在这个情况下,邢岫烟就等于有了归宿。

他写这个邢岫烟因为是家境比较贫寒,她的父母带着她到京城来投靠邢夫人,邢夫人对她很苛涩,王熙凤把她安排在大观园的贾迎春那一块住,那么也按照府里其他小姐的待遇,每月给她二两银子作为她的零花钱。那么邢夫人私下就跟邢岫烟说,你用不了那么多银子,你每月的二两银子拿出一两来给你的父母。本来邢夫人的这个兄弟、兄弟媳妇到京城以后投靠她,应该由她供应她的兄弟、兄弟媳妇的生活,或者是给予他们补贴。她自己很吝啬,非要从邢岫烟这挤出一两银子拿去说是给她的兄嫂,其实究竟给没给咱也不知道,他就刻画邢夫人就是这么一个人。

搞得邢岫烟很狼狈,她跟迎春住在一块,迎春又是一个很懦弱的女子,对底下的丫头仆妇没有控制能力。你像那些丫头仆妇平常伺候迎春就马马虎虎,又来了一个邢岫烟,谁把她当做正经主子伺候呢?邢岫烟就自己拿出钱来请她们吃点小点心,给她们点小好处,她们才能够伺候你一下,所以邢岫烟就很狼狈的。

前面写这个大雪天,公子小姐各人都穿着华贵的美丽的御雪的冬服,唯独邢岫烟还是一身陈旧的家常衣服,在雪天里面冻得是叫做拱肩缩背。那么现在给她许人家了,要把她嫁给薛蝌。那么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宝钗就在府里面遇上了邢岫烟,就发现邢岫烟,天开始变冷了,她却把棉衣服没穿,她却没穿棉衣服,倒换了一身夹衣服穿着,宝钗就问她怎么回事?邢岫烟后来不得不告诉她,实在是因为没有零花钱了,不得已把棉衣服拿到当铺当了。那么宝钗就问她,你当到哪家当铺了?邢岫烟就说是鼓楼西大街的恒舒号。

鼓楼西大街是直到当今的北京都仍然存在的一条街道,所以不要死心眼觉得《红楼梦》文本所有地名都是虚的,因为开头就说了,它地域邦国皆失落无考了,实际上他在写作当中是虚实结合的,像鼓楼西大街,这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北京城的地名。

那么宝钗一听,你把衣服当在“恒舒号”了,就说了一句玩笑话,说要是伙计们知道的话就会说,人还没过来,衣服先过来了。什么意思啊?这个鼓楼西大街的“恒舒号”就是薛家开的买卖。薛家不仅是通过为宫里面采买来挣银子,而且自己又开了很多的买卖,包括很多当铺。

那么五十七回所写到的这些情况都很有意思,他最后还写到宝钗、黛玉她们正在一处说话,结果史湘云跑来了,手里拿着一张当票,她看不懂,她就说,这是什么账单子呀?结果宝钗拿过来一看,就是当票,因为宝钗就让家里人去把邢岫烟所当的棉衣还给邢岫烟,把这个当票收回,没想到被史湘云发现了。史湘云不认识这个东西,林黛玉也不认识这个东西,说什么叫当票啊?后来宝钗只好告诉她们,现在社会上有这么一种店,你把东西拿过去,它估个价给你点钱。那么开了当票以后,在规定时间之内,你可以拿钱去把东西赎回来,如果过了期限,那么这个东西就被当铺没收了。那么湘云和林黛玉虽然都是孤女,但是她们听了以后都很惊讶说,人也太会想钱了,怎么想出这个办法来?薛家他们就是开这种当铺的,说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呢?最后宝钗为了掩饰邢岫烟当过棉衣这件事情就跟她们说,这是一张被勾了的,废了的当票,就不跟她们细说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府里面的青年男女开始谈婚论嫁了,其实最重要的一桩婚事就是贾宝玉的婚事。贾宝玉究竟娶谁为正妻,这关系到今后荣国府的府务的管理权、财产权究竟由谁掌控。前面已经分析过很多薛姨妈和贾母,表面上一个是慈爱的老祖宗,一个是在荣国府可以贾母平起平坐的贵客,其实她们是在勾心斗角,薛姨妈这种情况下就发现也得采取一点主动措施才行了。

因为前面的描写,我再给你回顾一下,你想一想,紫鹃跟宝玉说是玩笑话,其实也不完全是玩笑话,她是试探宝玉说,林姑娘现在一天大似一天了,林家就会把林姑娘接回去了,意思就是说林姑娘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接回去以后,是那边林家会把她聘出去的。宝玉就急了,就发病了,就得了呆病了。李嬷嬷掐他人中都不觉得疼了,那么最后这个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就都到了怡红院来看宝玉,当着大家的面,袭人把紫鹃拉来以后,开头贾母是两眼出火,恨不得以最严厉的方式来惩罚紫鹃。可是当紫鹃把事情说清楚以后,贾母居然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她流泪说,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么当着众人,贾母就暴露出她的心思,如果是宝玉担心娶不到林黛玉的话,她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有我呢。你只要别犯傻,你呆病好了就得了,她依然要为宝黛的一娶一嫁保驾护航。王熙凤呢?前面跟你讲了,跟平儿谈论府里这些公子小姐的婚嫁时候,心里很清楚,宝玉、黛玉的一娶一嫁钱从哪出啊?不用你王夫人出,不用荣国府的总账房出,也就叫做官中,不用从官中出,贾母自有体己钱拿出来。

那么这一回回目叫做紫鹃试宝玉,其实还有一个人也跑来插一腿,她试的不是宝玉,而是黛玉,这就是薛姨妈。薛姨妈到了潇湘馆就闲聊,说是闲聊,她是有心计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谈婚论嫁的事。那么薛姨妈就有这样一番话,听话听声锣鼓听音,你看她怎么说的呀?她就说:“前儿我说定了邢女儿。”就是她把邢岫烟要来去配给薛蝌的。她说,“前儿我说定了邢女儿,老太太还取笑呢,说我原要说她的人,谁知她的人没到手,倒被她说了我们的一个去了。虽是顽话,细想来倒有些意思,我想宝琴虽有了人家,我虽没人可给,难道一句话也不说?”

底下她就火力侦察了,这个薛姨妈她试探林黛玉比紫鹃试探宝玉厉害多了。这位姨妈底下就公然说出这样的话,说,“我想着呀。”她当时因为薛宝钗也在场,所以她就口气上好像是也说给薛宝钗听。她说,“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她又生的那样。若要外头说去,老太太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于他,岂不四角周全吗?”她要看林黛玉的反应,当然黛玉开头还愣愣的听,后来见到自己身上了,就啐了宝钗一口,因为这个话茬是宝钗引起的,就红了脸,就拉着宝钗笑道,“我只打你,你为什么招出姨妈这些老没正经的话来?”

那么薛姨妈用心良苦,她就是想通过刺激林黛玉引发林黛玉的强烈的心理和生理上的反应,那不是紫鹃试探了贾宝玉,贾宝玉就呆了吗?就掐人中都不知道疼,哭不出来了吗?所以薛姨妈她就来试黛玉,火力侦察,结果呢?她这个火力侦察被谁打断了呀?紫鹃。下面一笔非常要紧,紫鹃忙也跑来笑道,姨太太既有这个主意,为什么不和老太太说去?紫鹃她为了维护宝玉和黛玉的爱情,最后结出婚姻的果实,她是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为黛玉操心。听见这话,她立刻跑过去,你姨妈你觉得是在说玩笑话,我就当真了。那我就来问了,你既然有这个主意的话,你为什么不和老太太说去啊?

在有的120回的《红楼梦》里面,这句话被印成,“姨太太既有这个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那是不对的,因为宝玉婚事是贾母亲自操盘的,何况太太,就是王夫人她就是薛姨妈的亲姐姐,她们俩一势的。如果王夫人要决定这件事情的话,还用去商量吗?这个主动权是掌握在贾母手里的,府里的很多人都知道,王熙凤知道,紫鹃她也知道,所以她去跑到薛姨妈跟前,等于就将了一军,你在这屋里既然这么说,说应该把林黛玉许配给贾宝玉,这样就四脚周全了。那你去跟老太太说啊,你促进这桩婚事啊!

结果薛姨妈就暴露出她的险恶用心了,就说,当然也是呵呵笑道说,你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着你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的去了。紫鹃听了就红了脸笑道,姨太太真个倚老卖老的起来。说着便转身去了,那么林黛玉的反应呢?就是骂这个紫鹃,又与你这蹄子什么相干?那么一看紫鹃碰一鼻子灰走了,就再笑道:“阿弥陀佛!该!也臊了一鼻子灰去了。”那么林黛玉薛姨妈火力侦察面前,虽然她做出这种不好意思,有点害臊的姿态,但实际上她没有乱方寸,没有失态,更没有疾病发作,她的心理上和生理上都抵抗住了。

那么在这回里面,还有一个穿插的情节,很多读者不重视,其实非常重要。就写到雪雁,这个雪雁被派到王人的正房那去取人参,因为黛玉她为了治病,为了健身需要服用人参。那么在她等把人参发给她的时候,就见赵姨娘在侧院跟她招手。在荣国府的中轴线的主建筑群的高潮建筑荣禧堂正房那住着王夫人,两边有厢房有侧院,应该是住着周姨娘和赵姨娘。还记得前面赵姨娘去跟她的女儿贾探春诉苦拌嘴吗?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家里要办丧事,贾探春坚持府里的老规矩。就是你这种家生家养的人,虽然你是一个姨娘,但实际上你的实质还是一个奴才,家里死了人,按老例只赏二十四两银子。那么赵姨娘去争取半天也没能获得袭人妈死了以后赏四十两银子那样的待遇,但是她兄弟的丧事她还是要参加的。她为什么招手叫雪雁过去啊?就是她参加她兄弟的丧事活动,要带小丫头,小吉祥儿。那么参加丧事活动就要穿一种白颜色的白绫袄,府里面倒是为所有这些主仆都准备了一些参加红白喜事的特殊的服装,包括丧事活动的这种白棱袄子。

那么赵姨娘把雪雁叫过去以后就跟她说,你把你的白绫袄拿来借给小吉祥儿穿。那么雪雁回到潇湘馆就跟紫鹃汇报这个情况,紫鹃就问她了,你借没借啊?你怎么跟她说的?雪雁就说了,说我就想了,他们能有什么好处到咱们眼前,他们也都有这种白绫袄子,但是怕参加丧事活动弄脏了,所以才问我借。我当然不借,我就告诉他们,我的衣服簪环都是姑娘,就指的是林黛玉,让紫鹃姐姐给我收着。那么我要借给你们这白绫袄,我先得给紫鹃姐姐说,紫鹃姐姐还要跟姑娘汇报。汇报当然是一个现代语汇,我是借用。大意是这样的,就是说我先得给紫鹃姐姐说,紫鹃姐姐再去跟林姑娘说,费事啊,而林姑娘现在又病着,所以她就跟赵姨娘说,你跟我借费事,大意是这样,你就干脆再找别人转借吧。当然紫鹃就笑了,说你倒挺会说话,把我和姑娘搁在里头去说。

那么这一段情节就说明府里面这些小生命他们都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艰辛跋涉,想一想雪雁,很悲苦的一个小生命。前面说了,贾府的丫头有两大来源,第一家生家养,比如说鸳鸯。第二拿银子买的,比如说袭人,那么雪雁属于哪一种呢?两不是,她根本就不是贾府的丫头,她是江南扬州盐政官林如海家的丫头,只是因为后来林如海的妻子死了,林如海把他的女儿委托家庭教师贾雨村送往京城,她和另外一个老奶妈一块随着林黛玉到的荣国府。

那么林黛玉初进府的时候,贾母一看,对雪雁的印象就说,一团孩气。不但是一个未成年的姑娘,就都还没有脱离小孩子的状态。所以她是很悲苦的,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里面,两眼一抹黑,她很难和鸳鸯、袭人她们这些府里面固有的这些丫头们融成一片。而且根据那个时代的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说林黛玉要是没了,雪雁怎么办?如果她是府里面原来的丫头,好办,再分配。比如说紫鹃,她本来就是府里面的丫头,就可以把她再派到另外一房去伺候别的人。可是雪雁呢?雪雁是林家的丫头,贾家是不能够随便再给她派活的。可是你把她退回林家,遥遥远远不说,林如海后来也死了,林家根本就找不到什么人了。

所以雪雁是一个浮萍般的生命,很可怜的,但是在别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她在这个府里面默默的成长。她就积累了她的社会生活经验了,得出一个结论,你问我借东西,你要我给你什么,你给我什么,我才给你什么。你有什么好处到我眼前呀?她就懂得这个社会当中一个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利益交换的原则,我把白绫袄借给你赵姨娘,借给小吉祥儿去穿,你们无非就是怕把你们自己那个白绫袄弄脏了,你还我时候可能就是一个脏的。我借给你,我得不到什么好处,反而会有所损失,所以我要捍卫我自己的东西,保护自己。一个小生命在荣国府里面默默地成长,开始融入这个社会,懂得了一些,其实我们说起来应该觉得很辛酸的这种人际上的交往的所谓原则。所以读《红楼梦》不要错过这些细微处的描写。

曹雪芹这支笔忙中偷闲,五十七回里面写了那么多的事,但是他还不忘给雪雁写这么一段,体现了他深厚的一种人文关怀,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