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回】(下)贾母王夫人微笑战斗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67期 2018-10-24 创建 播放:7680

介绍: 在第五十三回、五十四回写荣国府再次欢度元宵节,在情节流动当中还有些内容需要讲给你听。就是从书里的描写来看,似乎只是一味地展示贾氏宗族荣国府他们当时的富贵荣华达到了什么程度,在祭宗祠和元宵欢聚当中,家族表面上呈现出一派亲密和谐的这种景象。但是我不也给你说了吗?在这种温柔的平和的面纱后面,实际上家族内部的利益之争...

介绍: 在第五十三回、五十四回写荣国府再次欢度元宵节,在情节流动当中还有些内容需要讲给你听。就是从书里的描写来看,似乎只是一味地展示贾氏宗族荣国府他们当时的富贵荣华达到了什么程度,在祭宗祠和元宵欢聚当中,家族表面上呈现出一派亲密和谐的这种景象。但是我不也给你说了吗?在这种温柔的平和的面纱后面,实际上家族内部的利益之争,勾心斗角始终是在延续,有时候会有所淡化有所停顿,有时候就会激起一些浪花。

为什么我们这一派总是说程伟元、高鹗所叙述的后四十回书不符合曹雪芹的原笔原意呢?当然我们有很多条理由,其中有一条就是根据现在我们所讲述的《108回红楼梦》,起码是到前五十四回,它所呈现出来的贾母对贾宝玉的婚姻的态度是一以贯之的。其实在现在所流传的120回《红楼梦》当中,那么前五十回这些内容大体也都是有的,只是你不注意就是了,所以你就相信了程高叙述的后四十回里面的写法,贾母居然会同意王熙凤去搞一个调包计,而且贾母就彻底地抛弃了林黛玉,伤害了贾宝玉。实际上在前面,起码是从第一回到第五十回都清清楚楚写明了,贾母她虽然是一个表面上吃喝玩乐的老太太,实际上内心里面,她还是有一把总算盘的。今后这个府第的继承权交给谁?交给宝玉,这是不需要说的,这在府里应该是上下都有共识的。但是贾母也知道,王夫人也知道,其他人也都知道,宝玉是一个脱离世俗经济的人物。他即便今后掌握了荣国府的权力,成为了府主,实际上他也不会真正料理府务,维持家业,主要还要靠他的媳妇,靠他的正妻。因此宝玉娶谁做正妻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贾母她就是要宝玉最后娶黛玉为正妻来维系这个府第的整体利益。因为黛玉也是贾母的骨血,是贾母的亲生女儿的亲生女儿。

根据我前面种种分析可知,书中所写的贾政其生活当中真实原型是过继给贾母的原型李氏的,虽然李氏后来对过继这个儿子所生的儿子当做亲孙子,视若珍宝,这也符合中国传统的伦理理念。一个人她丧失了亲儿子以后,过继了一个儿子,那么这个儿子为他所生的儿子,也就是孙子,就是亲生的一样。但是细追究,这个孙子跟她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所以在这么一个背景下,这样的一个孙子和自己亲女儿的亲女儿,外孙女去结婚是非常稳妥的。贾母就打这个主意,就算林黛玉今后作为宝玉的正妻,也不太会理家,但是不管怎么说,贾府的利益,荣国府的利益,肥水不会流到外人田。如果要是娶了薛宝钗做正妻的话,那搞不好整个荣国府的利益就会落到薛家之手,更具体地说就是落到了王家之手,王家两姐妹她们就会控制整个的荣国府,这是贾母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从第二十九回就写出来贾母对贾元春的指婚不以为然,对张道士的提亲予以驳斥,对贾宝玉和林黛玉混混吞吞不懂事斗气瞎闹,她的反应就是说还是要为宝玉黛玉保驾护航,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大意就是说除非我死了,咽下这口气了,我就不管了,偏我现在还没咽这口气,那我就要管到底。说着自己呢,还流泪了。所以贾母她表面上是一个乐乐呵呵的,只求吃一口乐一口这样一个老太婆,实际上心里明白着呢。所以你看在写荣国府第二次过元宵,聚集在她的住处的大花厅里,安排座席,她就有意地让宝钗坐到一个很次要的席面上去,去和李纹、李绮、邢岫烟坐一块,她是有用意的。她又有意把薛宝琴逼着王夫人收为了干女儿,等于收为她自己的孙女儿了。她跟薛姨妈打探薛宝琴的家庭情况生辰八字,故意要引得薛姨妈胡猜乱想,以为是想把薛宝琴说来许配给贾宝玉,其实她不是这意思,她布的是迷魂阵。

而且别忘了,前面有一回怎么写的呀?她带着刘姥姥在大观园里面逛到了薛宝钗所住的蘅芜院,薛宝钗故意把自己的屋子弄成一个雪洞般的简陋的景象,她生大气了。她说你作为一个小姐,你这样生活,那像我们老婆子越发该发往马圈去了。她能够让这样一个女子成为她亲孙子的正妻,然后自己去到马圈生活吗?这当然是一个夸张的说法,但实际上就体现出她对薛宝钗很不满意,不符合她选择孙子媳妇的条件,贾母她是要大摇大摆地享受富贵繁华。

那么值得注意的是在写这次过元宵时候,讲到了贾母当时她拿出什么东西来摆设呢?拿出了一种非常了不得的高级工艺品摆在那欣赏,什么东西?紫檀透雕,嵌着大红纱透绣花卉并草字诗词的璎珞。这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底下仍然交代,在120回《红楼梦》里面没有了。程伟元、高鹗他们去弄120回的本子的时候,不但从八十回后续了四十回,对前八十回做了很多改动,有些改动伤筋动骨很不得体。比如说下面这段文字就被他们整个删除了,其实非常重要。

就写在元宵欢聚的时候,她还专门拿出这样一个璎珞来摆着欣赏,然后交代说原来这璎珞是谁绣的呢?是姑苏女子,名唤慧娘,因她亦是书香宦门之家,原精于书画,不过偶然绣一两件针线做耍,并非市卖之物。就是这种璎珞,这种刺绣的工艺品非常罕见,因为原创者本身不是天天做这个,偶尔来了兴致做一两件,所以存市量非常稀少。凡这屏上所绣之花卉,皆仿的是唐元各名家的折枝花卉,故其格式配色皆从雅本来,非一味浓艳匠工可比。每一枝花侧皆用古人题此花之旧句,或诗或歌不一,皆用黑绒绣出草字来,而且字迹勾踢、转折、轻重、连断皆与笔草无异,亦不比市绣字迹板强可恨。因为这个慧娘不仗此技获利,所以天下虽知,得者甚少,凡世宦富贵之家,无此物者甚多,当今呢,就到了故事发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人们就称为“慧绣”。竟有世俗射利者,近日仿其针迹,愚人获利。就是有赝品。偏这慧娘命夭,十八岁便死了,如今竟不能再得一件的了。凡所有之家,亦不过一两件而已,有此物者皆惜若宝玩一般。更有那一干翰林文魔先生们,因深惜“慧绣”之佳,便说这“绣”字不能尽其妙,这样笔迹说一“绣”字,反似乎唐突了,便大家商议了,将“绣”字便隐去,换了一个“纹”字,所以如今这个东西就被称作“慧纹”。如果有一件真“慧纹”之物,价则无限。贾府之荣,也只有两三件,上年将那两件已进了上,目下只剩这一副璎珞,一共十六扇,贾母爱之如珍如宝,不入在请客各色陈设之内,只留在自己这边,高兴时候摆酒赏玩。

这段文字很长,差不多有一千字左右,接近千字,写姑苏的慧娘所留下的珍贵的工艺品“慧绣”,后来又被称作“慧纹”,这也是真实隐假语存的。

在真实生活当中,曹家,江宁织造曹寅和苏州织造李煦就很会搜罗各种各样名贵的艺术品、工艺品,而且因为他们和皇家来往密切,像康熙朝曾经立过太子,太子还被两立,废过一次又重新把他立起来。那么曹李两家和太子关系也非常好,他们当时既和康熙皇帝好,又和康熙皇帝亲自立的太子好。从官场的游戏规则来说的话,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你跟太子好就等于跟皇帝更好,所以那个时候皇帝和太子对曹家多有赏赐,而曹李两家也不断地把自己搜罗到的珍贵的物品奉献给皇上和太子。

所以这里面就写到,书里面的贾家他们原来有三件价值连城的这种“慧纹”,后来有两件都献给皇家了,只剩下一件由贾母保存,平常省亲宴客舍不得拿出来摆放,只在自己家宴的时候,像现在过元宵了,才珍重地把它摆放出来仔细欣赏。这些内容不应该删去的,《108回红楼梦》里面就把所有这些古本《红楼梦》里面珍贵的内容段落词句都保留了,这也是我动员你一定要读《108回红楼梦》的原因之一。

那么贾母表面上好像粗粗拉拉只会享福,卧在榻上,拿起眼镜往戏台上照一会儿,其实她的心又很细,她就在聚会当中发现,发现什么呢?发现宝玉在她身边,但是宝玉的一号大丫头袭人却没有出现。贾母不可能不知道王夫人的一个举措,王夫人那么做,她也不可能把消息封锁得铁桶一般,她做了什么事啊?她跟王熙凤说,今后从她的月例银子里面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给谁啊?给袭人,等于她就把袭人封成了贾宝玉的后备小老婆,准姨娘了。这个贾母不可能不知道,再加上书里也交代了,原来袭人这份月例钱都是从贾母这一房这来分发,虽然王夫人下了这个命令以后,就把发到贾母房里的这一份袭人的银子就免去了。贾母虽然不会细理这些琐事,可是她身边有贴心大丫头鸳鸯,所以袭人的动向她不可能不知道。

贾母按说她是一个很宽厚的人,可是这个时候她就较真了,她的较真是跟王夫人较劲,她说什么呀?说怎么袭人不见呢?她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指使小女孩子们出来。她就挑刺了,这时候王夫人听了就立刻站起来应付她,就说她妈前日没了,因为有热孝,不便上前来。这句话是不通的,为什么不通?袭人的身份到目前为止也只是一个丫头。所以贾母就驳斥,注意啊,他书里面写王夫人和贾母说话都是笑着说,他说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笑着向贾母汇报,贾母听了先点头,但是又笑道,书里面这些贵族妇女笑着说话,但是请你注意,这是微笑战斗,是贵族家庭里面利益之争所呈现出现一种,实际上很紧张的,剑拔弩张的局面,都笑着说,其实都是在勾心斗角。

王夫人解释就是说,袭人她妈过世了,她穿孝呢,不便前来。那么贾母听了以后就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这种对话,两个人在干吗呢?就是贾母她知道王夫人做了一件事,没跟她汇报,就是私下给袭人定了一个身份,就等于是预备小老婆准姨娘。所以就觉得袭人拿大了,居然好像有身份了,大过节的,元宵聚会,宝玉来了,不伺候着。王夫人虽然解释了,贾母驳回去,她是个奴才,一个丫头,她妈死了,算怎么回事啊?难道她在我跟前,她也这个理由不来伺候我吗?实际上就是她对王夫人私自把袭人定位,定为宝玉的准姨娘,她不满意。借着这个机会找茬,所以贾母厉害不厉害?她很厉害的。她不但对宝玉娶谁为正妻,这个权力她绝对不下放,就连娶谁为小老婆,这样的事情,她也绝不允许别人肆意越权。当然后来王熙凤说了一番话打圆场,意思就是说袭人不是因为穿孝没上来,而且她不是这样一个原因为主,大意就是说怡红院那边也是灯火辉煌的,得有人照应,搞不好会出事情,这样才把这个事情圆活过去。

王熙凤在这个场合,她既不袒护王夫人,也不顶撞贾母。书里有很多次描写,总体而言王熙凤是讨贾母喜欢为本份的。第五十回还写到王熙凤戏彩斑衣,古代有所谓二十四孝,其中有一孝叫做老来子娱亲,老来子为了让他的母亲高兴就穿着斑衣,等于一种特殊的表演的服装,做一些滑稽的样子来逗他的母亲开心,叫做老来子斑衣娱亲。那么王熙凤在第五十四回里面通过讲笑话来逗贾母欢心。在贾母和王夫人之间,她既保持平衡又大体上更多地倾向于贾母,包括对宝黛的婚事,她深知贾母就是要把林黛玉给宝玉做正妻,所以她在很多公开和私下场合,她都表过这种态度,当着黛玉的面不是就说过,你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做媳妇?她有这样的表现,包括议论起来,在大观园里面设一个内厨房,她举的例子首先就是林黛玉,首先就是林妹妹大冬天的为了吃个饭,来回来去走动,怎么受得了呢?当着贾母说这个话也是为了讨贾母的欢心,所以在写贾府荣华富贵达到极致,又一次过元宵节,欢聚在贾母院落的那个大花厅里面,她在描写表面的富贵荣华的同时,也不忘把这些人物内心的一些明争暗斗点出来。

那么这回里面还写到了宝玉中途从贾母这个院子折回怡红院去看看袭人在干吗,结果就发现鸳鸯当时也离开了贾母的院落到了怡红院跟袭人两个人在灯下谈心,宝玉就没有惊动她们,就又出来了。来回来写到一场戏很有意思,就是他往回走,要回到贾母开宴的花厅,这个时候他就忽然要小解,丫头,就是麝月和秋纹背过身去,小解完了以后,他要洗手,那么小丫头就捧过水盆来,秋纹拿手一试就觉得这个水太凉,就责备这个小丫头。小丫头说,我打的是滚水,但因为天太凉了,所以现在就冰手了。可巧就看见一个婆子提着一壶水走来,那么小丫头就求这个婆子说,好奶奶,过来给我倒上些。
那个婆子就讽刺他说,哥哥儿,这是太太泡茶的,劝你走了取去罢,哪里就走大了脚?哥哥儿是格格的意思,就是现在写出来是格格,其实在满族里面发音,准确发音不是格格,是哥哥,就是她讽刺她,你一个小丫头,你以为你是王爷的女儿,王爷的女儿才能被称作哥哥儿,讽刺她。而且这个小丫头显然是一个缠足的汉族妇女,所以就说,你自己取去吧,哪里就把你脚走大了呀?

那么这个时候秋纹,秋纹是怡红院的一个丫头,前面我讲过秋纹这个丫头她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一个角色,在袭人面前,她就知道袭人地位比自己高,不敢得罪,无意中说话伤了袭人,她就赶紧道歉。但是对这个婆子,她就很不客气,秋纹就怎么说啊?凭你是谁的,你不给?我管把老太太茶吊子倒了洗手。那婆子一回头看是秋纹,怡红院的,就忙提起壶往小丫头的水瓶里面倒水。秋纹就还不依不饶说,够了,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那个婆子赶紧给她道歉说,哎呀,我眼花了,没认出是姑娘来。那么这些过场戏就进一步丰富了秋纹这个形象,就是她性格的两面就凸显得更鲜明了。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