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傅秋芳家婆子的议论(加更)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41期 2018-09-18 创建 播放:9305

介绍: 第三十五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上一讲最后我提出一个问题,你能回答吗?就说袭人为什么会在王夫人面前说那番话?历来都有一些读者认为她是告密,告什么密?告贾宝玉和林黛玉有亲密关系的密。那么她的一番话正合王夫人的心意,王夫人就少不得叫她一声“我的儿”,而且认为今后把宝玉交给她就放心了。那么过去...

介绍: 第三十五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上一讲最后我提出一个问题,你能回答吗?就说袭人为什么会在王夫人面前说那番话?历来都有一些读者认为她是告密,告什么密?告贾宝玉和林黛玉有亲密关系的密。那么她的一番话正合王夫人的心意,王夫人就少不得叫她一声“我的儿”,而且认为今后把宝玉交给她就放心了。那么过去对袭人这样一个行为都是从思想观念上来解释,就是袭人和宝钗她们的思想观念是一致的,当然和王夫人也是一致的,就是都要用封建礼教的规范来塑造宝玉的生活。

但是你再回忆一下前面第三十二回有一个情节,你还记得吗?宝玉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去要见贾雨村,忘戴扇子了,袭人追着给他送扇子。宝玉原来是在和林黛玉互诉肺腑心,林黛玉已经走了,宝玉没有发觉。袭人到了宝玉跟前,宝玉拉着她的手,以为还是林黛玉,就说了一些话,其中主要的意思是说,为了你,我也是弄了一身的病,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这话一出来以后,袭人就觉得是天打雷轰一般,那么从心理学上来说,袭人她对宝玉的种种言行,她心里上都能够守住底线,可是宝玉这句话就突破了她的心理底线。

翻译一下宝玉那个话的意思就是说,等于宝玉在和袭人行云雨之事的时候,他心里所想的是林黛玉。一个女人她不能容忍一个男人在和她做爱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别的女人,这等于是把她当做一个替代物,这是对她最大的侮辱,最大的伤害。所以宝玉在那一回错把袭人当做黛玉所说的这话,深深地伤害了袭人,突破了袭人对他的各种恶劣言行承受的底线。所以袭人她得了机会,在王夫人面前说这个话,除了有思想观念的根本原因之外,还有心理上的因素。从心理上,她无比嫉恨林黛玉,她不能容忍宝玉今后娶林黛玉为正妻,这是我们要读懂的。

那么上一回写到,宝玉被痛打之后,宝钗如何托着一个药丸去关心他,林黛玉如何两个眼睛哭肿了像桃子似的,去看望他。那么所有的人物围绕着宝玉挨打都各有表现,那么王熙凤是什么表现呢?

这一回就写了一个情况,就是贾母、王夫人、王熙凤一大群人都到了怡红院看望宝玉,贾母当然就疼他疼的不得了,说你想吃什么?结果宝玉就说,我想吃莲叶羹。王熙凤一听就说,哎呦,巴巴的,要吃这个东西。什么叫莲叶羹呢?就是用鸡汤熬的一种特殊的汤,这个汤里面会有一些很小很小的面做的小颗粒,那么这些面还都带有荷叶的清香。那么这些小小的面的颗粒会有不同的形状,它是怎么做的呢?王熙凤就让仆人去拿来了,做这些小小的面颗粒的工具,这个工具叫汤模子,银子打造的。那么拿了以后,薛姨妈她们家应该是很富贵了吧,皇商的家庭,可是原来也没见过。

仆人送上一个小匣子,里面装着四幅银模子,都有一尺多长,一寸见方,上面凿成了有栗子大小,也有菊花的,也有梅花的,也有莲蓬的,也有菱角的,共有三四十样,打得十分精巧。最后下在汤里面的这些小小的面疙瘩会有各种不同的精巧的花样,就可见荣国府他们的生活奢靡到了一种什么程度。

当然贾母就一连声地嘱咐,快去做,快做汤来给宝玉吃。结果呢,王熙凤就吩咐,立刻拿几只鸡,另外添了东西,做出十来碗来。那么当然大家就笑堂了,说宝玉一个人喝得了十来碗汤吗?王熙凤就说了,意思就是说借这个机会,老太太、太太、姨太太都尝尝,我也蹭一碗。

这个时候贾母有句话值得注意,她说,猴儿。贾母特别喜欢王熙凤耍猴儿似的逗她笑,所以就叫她猴儿,把你乖的,拿着官中的钱你做人。这就宣布了一套原则,这样一个贵族府第,她也是有经济上的开销的规则的。什么叫官中?就是整个荣国府有一个总账房,用于正式用途的这些账才能由那开支。那么给宝玉做汤,这是老太太的命令,当然这个钱就用不着从宝玉每个月月钱里出,就由总账房来开支。

那么贾母就打趣,说你这个管家,你最后你自己想吃这个汤,你又要宣布请我们喝这个汤,结果你都是用贾宝玉喝汤的名义从总账房支钱。这就属于多吃多占了,属于小小的贪污了,开了一个玩笑。但是这个玩笑也说明即使在那样一个时代,那样一个社会,那样一个贵族府第,它在金钱的开支上,它还是有它的规则的。当然这个王熙凤就赶快表示,说不用官中的,这点东我还做得起。做东就是花钱请客的意思,王熙凤就表示说,这十碗汤的开支,不用从总账房往外支,她自己用她的月钱来做这件事。这些细节描写,你都要注意。

当然后来就写这个汤就做得了,做得了以后,最后由从王夫人身边派到他那去的一个丫头,就是玉钏儿,白玉钏来伺候他喝这个汤。白玉钏她是白金钏的妹妹,她们的母亲不是叫白老娘吗?她们姓白,那么金钏是因为和宝玉之间互相调笑惹出事,被王夫人一怒之下撵出去,后来禁受不了这种耻辱跳井了。

所以白玉钏派到宝玉身边以后,她对宝玉就是冷冷的。她应该是这样,她姐姐怎么死的呀?跟宝玉有关系。当然作为一个丫头派她伺候宝玉,她也没有办法,但是写她对宝玉很冷淡,这样来写是非常合理的。宝玉就想尽办法笼络她,等于也是通过柔性地来对待她,来弥补自己内心的悔恨,内心的遗憾,他有这样的一些情节。

最后白玉钏把这个汤给他喝,他说不好喝。这白玉钏就知道,府里面费这么大劲做出这么奇怪的罕见的汤来,能不好喝吗?宝玉说不好喝,她就赌气喝了一口。她喝完才明白,宝玉是故意哄她喝一口汤。

那么就在他们两个,一个递汤,一个要喝汤的过程当中,就插入了一个情节,历来很多读者读《红楼梦》不仔细,这种情节,他或者是草草读过,或者就是跳过去,不上心。一个什么情节呀?

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人传话,说傅家的两个婆子来了,傅家是谁家?就是有一个叫傅试的人,这个人算做是贾政的门生,在官场上属于投靠到贾政这的一个晚辈。这个人他有的妹妹叫傅秋芳,他就把他的妹妹当作一个攀附权贵的工具,他就总让她妹妹嫁一个贵公子,结果总也没获得成功。他的妹妹都二十一岁了,还没嫁出去。他开头可能打了算盘,还不是说想把他妹妹嫁给宝玉,他可能眼光更高,到了二十一岁了,就开始打宝玉的主意了。所以他就不断地要攀附荣国府,不断地派老婆子到荣国府宝玉面前问安请安。

这个贾宝玉是最讨论蠢男蠢妇的,不愿意见这些人。可是听说是傅秋芳那边来的老婆子,宝玉就破例了,为什么呀?他有一笔写得很有趣,他说只因那宝玉闻得傅氏有个妹子,名唤秋芳,也是个琼闺秀玉,常闻人传说才貌俱全,虽未亲睹,然遐思遥爱之心十分诚敬。他是看在傅秋芳的面子上才容许外面人把这两个婆子放进来,接受两个婆子得他的请安问好,写得很有趣。

那么傅试、傅秋芳,特别是这个傅秋芳在八十回后肯定还要出现,而且在情节当中会有可观的行为,这是我们必须要加以注意的。在120回《红楼梦》里面,傅试、傅秋芳后来都没有什么呼应,但是在108回曹雪芹写完的《红楼梦》里面,傅秋芳不是一个偶然提及的人物,她后面还有重头戏。

那么书里写到这两个婆子从怡红院出来,她们两个有所议论,这两个婆子的议论非常重要,读《红楼梦》,这一段务必要仔细读。他写这两个婆子出来以后,见没人了,一行走,一行谈论。这一个笑道:“怪道有人说,他家宝玉是外相好,里头糊涂,中看不中吃的。果然竟有些呆气。”因为她们目睹了一个什么场面啊?就是白玉钏要把汤递给宝玉,宝玉要接,可是因为这两个婆子来请安,两个人当时眼睛都看着婆子,结果就没递好。这汤就泼出来了,就烫了宝玉的手。宝玉自己被烫了,可是他却一迭声地问,玉钏儿烫了没有?

所以两个婆子目睹了这两个场面以后,一个婆子就把眼前这个事就议论了,说:“他自己烫了手,倒问人疼不疼,这可不是个呆子?”那一个婆子又笑道:“我前一回来,听见他家里许多人抱怨,千真万真的有些呆气。大雨淋的水鸡似的,他反告诉别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罢。’你说可笑不可笑?”

那么前面那情节还记得吗?隔着蔷薇花架,宝玉看见龄官在那边拿头上拔下的簪子在地上画蔷字,后来下雨了,可不淋得水鸡子似的。但当时龄官因为痴痴地画蔷,没觉得下雨,是宝玉在花架那边提醒了她,没想这件事情传来传去,居然都传到了傅秋芳她们家。

然后这个婆子又说,这是她们听来的,但是应该是非常真实的情况,说:“时常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话;看见燕子,就和燕子说话;河里看见了鱼,就和鱼说话;见了星星月亮不是长吁短叹,就是咕咕哝哝的。且是连一点刚性也没有,连那些毛丫头的气都受的。爱惜东西,且连个线头儿都是好的,糟蹋起来,那怕值千值万的都不管了。”这就隐含着晴雯撕扇的那些事情。两个人一面说,一面就走出园子去了。

曹雪芹安排这一段婆子对话,他是有用意的。他写宝玉的这个人格,第三十回通过宝玉自己的行为展现了他人格的五个层次,然后在其他各回,他除了正写以外,他有侧写,有明写有暗写。那么两个婆子对话就是一种侧写暗写,丰富了宝玉的人格,而且告诉你在他的人格层次当中,他最主要的人格,他的人格当中最重要的成分就是一种泛爱,就是“情不情”,他不但对林黛玉这种对他有感情的人赋予她满腔的爱情,对于那些并不爱他的人,甚至于对一些燕子、鱼儿,乃至于一些无机物,一些无情的东西,他也能赋予感情,这是一个有大爱的人,这一点是我们务必要注意的。

这回后来写到宝钗的丫头莺儿,她来为宝玉打络子,络子就是绦绳,也就是用来在衣服上、佩戴物上使用的一种,编织出来的一种颜色很美丽的绳,这一回后面写莺儿在他面前打络子,打这种绦绳时候俩人一些对话。莺儿她有这种特长,那么这一笔也不是一写而过的,在八十回后是会有回应的。

两个人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些对话值得你注意,就是在绦绳的色彩搭配上,他们两个人的讨论值得你参考,比如宝玉说,有个络子是打算配在汗巾子上的,那么莺儿就问你汗巾子什么颜色呀?说大红的。莺儿就说,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或者是石青的才压得住颜色。宝玉问她,松花色配什么?莺儿说:松花配桃红。底下又讲到了一些不同颜色的配法,那么不但颜色有区别,这些络子在花样上也有区别。

所以这一回就写到了宝玉他继续养伤过程当中的一些情况,那么后来虽然他父亲把他打得很重很惨,但是由于家里面对他的精心呵护,他的伤慢慢就好了,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