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回】宝钗黛玉探访宝玉大有不同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40期 2018-09-17 创建 播放:9469

介绍: 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上一回写到宝玉惹了大祸,被父亲贾政一顿痛打,打得皮开肉绽。这回就写他养伤的情况,那么他在怡红院养伤,许多人都来慰问他,重点写了薛宝钗和林黛玉她们如何单独来探望他。

写宝钗来探望他写得很有意思,她怎么到的怡红院啊?她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这个肢体语言很要紧。...

介绍: 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

上一回写到宝玉惹了大祸,被父亲贾政一顿痛打,打得皮开肉绽。这回就写他养伤的情况,那么他在怡红院养伤,许多人都来慰问他,重点写了薛宝钗和林黛玉她们如何单独来探望他。

写宝钗来探望他写得很有意思,她怎么到的怡红院啊?她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这个肢体语言很要紧。因为按前面的描述,宝钗她是一个很讲究那个时代的封建礼仪的,宝玉是一个少年公子,被打以后躺在床上。这种情况下,一个少女你单独地去看望他不是很合适。

所以她还没进屋,就让所有人都看见,她手里是托着一个丸药,这样就等于是有一个无言的声明,说我来是送药的。因为薛家是给皇宫搞采买的,药品也是他们采买的内容之一,所以他们家也有治这个棒疮的上好的丸药,她就送这个药来了。这样就理由很堂皇了,所以她就进来了。

进来以后,就问宝玉怎么样?虽然她打出了旗号,不过是来送药,其实她心里面是非常痛惜宝玉的。所以她到宝玉跟前她就说了这样的话,说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心疼,便是我们看了心里也……刚说半句,她就停住了,后悔了。为什么呀?因为她就把她少女的芳心,对宝玉的那种难以掩饰的情感流露出来了,所以她就没说完话垂下头。

宝玉听这话以后,就觉得宝钗从来不曾对自己这么样的亲密。而且看她红了脸,低头只管弄裙带,是一种娇羞怯怯的,没法形容的一种神态,就心里非常畅快,他的疼痛早就丢在九霄云外了。他心里想,我不过挨了几下打,她们一个一个就在我面前流露出这么多怜惜悲感之态。他说,这样的话,我就一时遭瘟疫死掉了,那他们还不知道如何悲痛呢!意思就是说我这么一个人能得到她们这样真情的对待怜惜,那么我一生的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也无足叹息。

这是写宝钗探望宝玉的情景,很符合宝钗的性格,同时也进一步告诉我们宝钗在宫廷选秀失利以后,她知道她的前途不可能是在皇帝身边了,甚至也不可能是在其他的贵族公子身边了,既然元春通过颁赐端午节节礼指婚了,而宝玉又如此可爱,宝玉确实也是一个有玉的公子,那么她今后就一心一意地依靠宝玉也挺不错。她内心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她在看望宝玉的时候,她就流露出了以往不曾流露出来的一种少女的情谊绵绵的那种情态。

那么林黛玉她也偷偷的来看望宝玉,宝玉毕竟挨了打很疼,虽然服了药也敷了药,但是还是不可能像往常那样的入睡,但是他也模模糊糊地睡过去。他就做梦,梦里面就梦见蒋玉菡走了进来,告诉他说忠顺王府找到了紫檀堡,把他给抓获了。这个梦就体现出宝玉他很后悔自己说出了蒋玉菡的藏匿之地,而且他也很关怀蒋玉菡此后的命运。一会儿他又梦见金钏走进来哭,跟他说,她投井其实也是为了宝玉。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人推他,恍恍惚惚地还有人在哭泣,他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不是别人就是林黛玉。

那个时候像黛玉这样的小姐,平时她可以和宝玉自然来往,但是宝玉现在被打了,卧床了,按说私自来探望也是很冒风险的,她又不像薛宝钗那样手里拖着一丸药冠冕堂皇。我来是有一个正当的目的,我是送药来了,我不是为情感而来的,黛玉她完全是为情感而来的。

那么宝玉从梦里醒了以后,仔细一看,这个黛玉两个眼睛肿得跟桃儿一般,满面泪光,打在宝玉身上,疼在黛玉心里。黛玉在探望他之前,早就哭得两个眼睛肿得跟桃儿一样了。那么宝玉醒了以后发现是黛玉以后很感动,就又关心黛玉,说你又来做什么呀?大意就是说,你呀别为我担心,我其实没那么疼,我之所以这个样子是装出来的,哄人的,好让人们把我这个情景传到外头去,让老爷知道。这样老爷就知道打重了,打坏了,其实我没那么严重,你林黛玉不可信以为真。他写林黛玉这个时候不是嚎啕大哭,然后越是这段无声之气,气噎喉堵,更觉得厉害。

那么黛玉就知道宝玉是为安慰她故意这么说,怎么会不疼呢?黛玉就半天才抽抽噎噎地说到,你从此可都改了吧。请注意,前面写宝钗来探望宝玉,也劝了宝玉,说了什么呀?说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宝钗那是真正的劝。宝钗她有她的一个信条,她的原则,她一贯就劝宝玉,要好好读圣贤书,要好好求上进,不要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来往,她是真劝。

那么黛玉这个劝真是劝宝玉改弦易辙吗?黛玉是抽抽噎噎地说,你从此可都改了吧。她是理解宝玉,同情宝玉,她知道宝玉所触犯的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主流的意识形态,主流的观念,她知道宝玉所作所为是有反叛性的,她知道宝玉和秦钟、蒋玉菡这些人来往是宝玉不可更改的一种脾性,宝玉就是喜欢和社会边缘人在一起亲密。其实前面我已经强调了,闺中的女孩们,包括林黛玉也都是一些社会边缘人,尤其是林黛玉,她从不劝宝玉读圣贤书,去参加科举考试谋取功名,她自己过着一种诗意的生活,她有她的生活的追求和原则,和宝玉是心心相印。

所以她这一劝应该说是一句在强大的主流意识形态面前的一句很无奈的话,宝玉也听出来了。宝玉一听薛宝钗开口就知道薛宝钗是真劝,一听林黛玉开头就知道林黛玉实际上是一句假劝。所以他就长叹一声告诉林黛玉,说你放心,别说这样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他告诉林黛玉,他不会改变他的这种人生态度,这种交往的原则,他愿意为这些人去死。林黛玉完全理解他,当然这个时候就写院里有人报说二奶奶来了,那么林黛玉就赶紧从后门撤退了。宝玉还说她,你怕她干什么呀?黛玉就指着自己哭肿的眼睛说不能让她们看见,她们看见又该笑话我了。

那么历来就有读者提出这样一个疑问,说这一回写宝玉被打之后,单独探望的有薛宝钗有林黛玉,可是没写史湘云单独来探望他。前面交代史湘云是到贾府来了,跟贾母住在一起。那么为什么宝钗、黛玉都单独来探望了宝玉,而却不写史湘云也单独来探望一下宝玉呢?这就要注意前面他写到一些情况,我前面讲的时候省略了,现在补充。

这一次史湘云到荣国府来,到了贾母那,见到了贾母、王夫人等等。王夫人就首先说姑娘大喜了,就是说有官媒婆到史湘云的叔叔家、婶婶家给她说媒了,史湘云要出嫁了,定亲了。后来又写史湘云和袭人一些对话,就进一步做实确实是有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别人跟她说这话的时候,她并不以为别人是玩笑,别人那些话确实不是玩笑,她就只能默默无语。

史湘云从书里的描写看,她比林黛玉还小,她不但叫贾宝玉宝哥哥二哥哥,她管林黛玉都叫林姐姐。那为什么宝钗、黛玉都还没有说人家,她就先说了人家了呢?就是因为她是一个孤女,她由两个叔叔轮流地来养她。虽然这些叔叔婶婶对她总体来说也不能说不好,因为她两个叔叔都是侯爵,都是袭着贵族头衔的,叔叔婶婶家里都很富有。但毕竟她是寄人篱下,所以叔叔婶婶一到她可以出嫁的时候,就立刻安排官媒婆来给她说亲。

不像薛宝钗、林黛玉,薛宝钗因为她母亲还在,哥哥还在,她前些时候参加了宫廷选秀虽然刷下来了,还不忙给她说婆家,就是打算嫁给贾宝玉,也还可以有一个过程。林黛玉虽然是父母双亡了,处境跟史湘云一样,可是毕竟贾母为她保驾护航,她有一个很强硬的后台就是贾母。贾母不承认元妃的指婚成立,贾母暗中是宣布宝玉和黛玉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在中国的古典话语里面有一个特殊的解释就是夫妻,不是冤家不聚头,也是一句老话,贾母不过是引用而已。

所以在当时形势下,贾母就想把这个事放一放,所以你看黛玉也没有说亲。可是史湘云她定亲了,虽然她也还可以到怡红院来玩,来找宝玉说话,但是宝玉被打了,躺在床上,她单独去见宝玉就不方便了。因此我觉得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有宝钗和黛玉去探访宝玉的情节,而没有史湘云单独去探访安慰宝玉的情节。

那么书里又写到宝钗听了宝玉的小厮茗烟的一些错误的猜测,就以为宝玉挨打当中的琪官这个因素是薛蟠说出去的。因为前面描写,我们知道在冯紫英家,冯紫英给宝玉庆生的时候,薛蟠是在座的,而宝玉和蒋玉菡互换汗巾的时候又被薛蟠看见过,所以谣传宝玉挨打是因为薛蟠把他和蒋玉菡交往的事情说出来,散布出来造成的,也不奇怪。

因此宝钗回到家里面就不高兴,就跟她母亲说这个事,薛蟠听见以后,当然就跳起来赌咒发誓,说他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但是薛蟠在为自己辩护的时候又说了伤害她妹妹的话,就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护着宝玉了,不是一直说你今后要嫁给一个戴玉的嘛,宝玉就戴玉,宝玉佩戴着通灵宝玉,所以你处处护着他。那么他这么说,当然宝钗就禁受不住就哭。

因此宝玉挨打又导致了薛姨妈她们家内部的矛盾,但是宝玉在这个时候,他一心一意地还是爱黛玉,他就故意把袭人指使走,说你到宝钗宝姑娘那给我借书去,他干吗呢?他就把他精神上最依赖的最欣赏的丫头晴雯找过来。他说你到林妹妹那去一趟,他拿了两块旧手帕,让晴雯送过去。晴雯拿着这两条旧手帕到了潇湘馆,黛玉当时就已经睡觉了。那么丫头报说是晴雯来了,说宝二爷送你东西了,黛玉就问什么东西呀?说手帕,黛玉就说想必是他又得了什么新鲜手帕了,他留着用吧,我不用。晴雯告诉她,就是家常的手帕。黛玉一听,非同小可。

所以后来就接收了这个手帕,接收手帕以后,黛玉就从床上挣扎起来,也顾不得避忌,就要点上灯烛,在灯下就在手帕上题了三首诗,就是题帕诗。这就说明她和宝玉的爱情就正像贾芸和小红一样,通过手帕就等于是互相发表了誓言,他们这种心心相印应该是牢不可破的。

那么在这一回当中还写了一个情况,你务必注意,就是后来宝玉想给黛玉送旧手帕,他为什么要把袭人支开呢?他生活上处处依赖袭人,袭人跟他之间还有身体关系,他对袭人确实还是喜欢的。但是他知道袭人在思想上是接近薛宝钗的,是和黛玉有鸿沟的。当时还不知道一个情况,可是他就有所防范,他不知道什么情况啊?就是王夫人让怡红院去一个丫头跟他汇报宝玉养伤的情况,袭人自己去了,去了以后,袭人就有一个行为。

历来有许多读者对袭人这个行为深恶痛绝,简而言之,除了说起别的话以外,袭人就等于向王夫人告密,告什么密啊?她就说现在林姑娘、宝姑娘都大了,现在这么来来往往的不合适了。原话不是这样的,大意就是这样的。这就引起了王夫人的警觉,而且袭人她故意把林黛玉搁前头说,所以王夫人就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不才之事发生了?所谓不才之事就是过去青年男女、公子小姐发生了类似《西厢记》里面崔莺莺和张生那样的故事。那袭人当然说还不是这个意思,还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可是我怕这种事发生,又没法跟别人说,每天晚上唯有灯知道罢了。

那么说来说去以后,她又进一步地把她这个话题往前推演。她一开头说,按说老爷也该教训教训宝玉了,后来她又进一步说,有一句话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王夫人说,你说吧。她说最好以后变着法儿还让宝玉搬出大观园来住。王夫人一听就觉得袭人真懂事,真能维护宝玉的名节,维护了宝玉也就维护了她王夫人。

很多年轻读者读不懂,说你这个袭人跟宝玉,早在第六回就写贾宝玉初试云雨情,你们俩都发生关系了。那你怎么觉得你就跟没事人似的,人家林黛玉跟宝玉有些亲密的接触,你就这么去告密呢?

要知道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宝玉他娶正妻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他和他要娶的正妻之间,在婚前是不能够有性行为的,但是这种男子当时是一夫多妻制,就是一个男子可以娶正妻,还可以娶很多小老婆,他和正妻以外的女子,小老婆也罢,丫头也罢,如果发生性关系就会认为是正常的一种行为,不认为有什么了不起。

袭人她并不想去博得一个正妻的位置,她也不可能,没有那个条件,所以她觉得自己和宝玉有那种关系不算什么。但是她既然在宝玉身边,她就要防备宝玉因为不甚和其他有可能成为正妻的女子发生关系,她把她这个担忧告诉王夫人,王夫人就非常欣赏她。

那么袭人为什么在王夫人面前说出这一番话呢?在讲下一讲的时候,我会再给你加以说明,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