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永恒的七天》-文/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美文读物 壹听Radio 第76期 2017-12-22 创建 播放:59848

介绍: 星期日——早晨,在献犊者的神殿里。我宣布:愿可爱的默托变得像一棵树那样真实;愿她的羔羊,那直视着我的屠宰者的羔羊,将给最严峻的未来以惩罚。

星期一——我的脚边有草和水。这就是说我存在着。在那将使我变成石头的一瞥之前或之后,我举起我的右手,高高地扬着一个肥大的蓝色麦穗。要建立一个新的黄道带。

星期二——大批大...

介绍: 星期日——早晨,在献犊者的神殿里。我宣布:愿可爱的默托变得像一棵树那样真实;愿她的羔羊,那直视着我的屠宰者的羔羊,将给最严峻的未来以惩罚。

星期一——我的脚边有草和水。这就是说我存在着。在那将使我变成石头的一瞥之前或之后,我举起我的右手,高高地扬着一个肥大的蓝色麦穗。要建立一个新的黄道带。

星期二——大批大批的人离去了。在一片到处是黑卵石和海草堆,岩石上散满牲畜的巨大脊椎骨的荒凉海滩上,1与9之间展开了战斗
我的两匹珍爱的老马站在从海中硫磺升起的蒸汽之上嘶鸣着。

星期三——在雷霆的另一端。那只烧伤了的、将再次开花的手,要把世界的褶皱抚平。

星期四——敞开的门,石台阶,天竺葵的头状花穗,而那边是透明的屋顶,纸鸢。太阳光中的贝壳,一只山羊沉闷地思索着时代,平静的烟在它两角之间上升。
后院那位园丁的女儿被偷偷地吻着,因为喜极忘神而把一只花盆碰掉打碎的那一片刻。
啊,要是我能把那响声保留就好了!

星期五——我无望地爱着那些妇女的“变容节”。回声:玛-丽-娜!爱-列-尼!紫丁香随着每一声钟响落入我的怀中。然后是奇异的亮光,两只很不一样的鸽子将我高高抬起带进一座盖满常春藤的大宅里。

星期六——我的同类柏树被一些沉默而残忍的人砍下来,
为了婚礼或者丧礼
他们挖掘周围的土地,并洒上淡红色的水
即使我已经说出那些将无限空间除去磁性的话语。

(李野光 译)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